林尘

请求

海燕sama:

顶上去


钱夫人:



自从更新基本没进过tag 进了也会马上糟心地退出来 lof让我很失望 以前这么喜欢它就是因为它是按时间排序 的 不管你是谁 在这个平台 都被一视同仁 如果每一个app的走向都是如此的话 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使用这些app了 不被尊重是我作为一个用户 一个消费者 一个自由的个体所最不能接受的事情




楼下菊花很好看:







不要学习隔壁渣浪,毕竟当初渣浪正是因为有了那些破决定才送过来那么多用户,希望你们不要像它那样把自己的用户送到别人那里 @LOFTER小秘书








空桑:















请求









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




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




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




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




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




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




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




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




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




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




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









【乐叶】手可摘星辰(下)
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从小到大的铁哥们孙哲平曾这么评价他:“有时候是真疯,有时候也是真怂。”张佳乐是很不服气的,但是他的人生中还真怂了两回,一次是没能在大学毕业时鼓起勇气向叶修表白,第二次,是没敢真的上前去确定那个与女孩并肩走在一起的人,是不是叶修。他明明已经死心了,可没想到老天这样捉弄人,让他与叶修,又再次重逢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醒过来的时候,叶修正坐在那儿百无聊赖的转笔,白皙修长的手指使这一幕格外的赏心悦目。“哟,张佳乐,醒啦?你可够沉的,我找了两个同事才把你拖进来,得亏我运气好,我们俩在外面一宿也没出事。”叶修笑着说,手里的笔停止了转动,“张佳乐,我有事想问你。”“嗯,什么事啊?”张佳乐揉揉脑袋,觉得自己还没消化和叶修在外面呆了一宿的事实,虽然啥也没做,但还是让人心潮起伏啊。“我是不是答应过你什么却没有做到?”听到这句话,张佳乐心里一惊。他想起来了?张佳乐下意识的抿了抿嘴,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叶修凑近了:“张佳乐,你知不知道你睡觉有说梦话的习惯啊。”叶修看见张佳乐的表情僵住了,“虽然我还是没有想起来,但是我欠你一句对不起。”叶修看着张佳乐,缓缓地说。“不,真没有,”张佳乐低下头去,笑了一下,“你的确曾经答应过我,和我一起看双鱼座的流星雨,但是你失约了。不过昨晚,你已经陪我看了星星,所以我可不敢接受这句对不起。”“嗯,原来如此啊,那么,我想我欠你的应该是这句话,我也喜欢你,张佳乐。”张佳乐震惊的抬起头来,嘴里不敢置信的念叨着: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说着就准备掐自己一下,叶修无奈的抓住他的手,“可是,可是,我明明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啊?”嗯?叶修疑惑,不过很快明白了过来,“乐乐啊,这件事有两种可能,一是你看见了我和我妹,二是你看见了我弟和他女朋友。这两个人出去之后我都会介绍给你的。那么现在,我想问你,你能再喜欢我一次吗?”张佳乐用行动做出了回答,他揽住眼前自己的暗恋对象,亲了上去。

【乐叶】手可摘星辰(上)

#给乐乐的生贺,只有上是因为我还没憋出下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,听说今晚有流星雨,和我一起看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流星雨?不感兴趣。怎么?一个人怕寂寞啊?知道啦知道啦,到时候叫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他和一个女孩子出去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“叶修?”
       “哟,张佳乐,好久不见啊。”
       张佳乐一向知道自己运气烂,但是出来采个访结果碰上山石滑坡,好不容易找到个山洞却看到自己阔别多年的前暗恋对象这种事,还是让他忍不住再次感叹,自己这运气,是真烂啊。
       “你也来这里采访?”张佳乐摸摸鼻子,觉得自己是没话找话。“是啊。我看你们也够狼狈的,坐过来烤烤火吧。”橘黄的火光温暖的跳跃着,张佳乐久违的坐在叶修身边,却不知道该讲些什么。我坐在叶修身边,一转头就能看到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,我真想再多靠近他一点,但是……
      “怎么啦你?被吓到啦?这么沉默。”叶修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旁,把张佳乐拉回了现实中。“啊?没,没。我就是,呃,”张佳乐绞尽脑汁的想借口,“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。对,在想这个。”“能怎么办?等着呗。外面也会想办法联系搜救我们的。放心吧,我的运气可比你好多了,你和我在一起,你就不会那么衰啦。”叶修偏头看着他,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 在第三次试图入睡失败后,张佳乐不得不挫败的坐起来,他穿好衣服,走出了山洞。身后,一双眼睛睁开了。
      在外面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来,张佳乐抬头望着天空。山区夜晚的天空,宛如一副巨大的星图,绚烂多彩,神秘莫测,让人不禁看入了迷。
张佳乐从小就很喜欢看星星这项课外活动,可惜一直找不到志趣相投之人,于是只能孤独的一人独享这份乐趣。“真美啊。”张佳乐看着上方的星空,感叹。没料到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:“是啊。”“叶,叶修?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张佳乐惊恐的看着身旁人。“唔,估计就在你出来三分钟后吧。张佳乐你还挺浪漫的吗,一个人大晚上出来看星星。不过这里恐怕不是很安全,还是快进去吧。”叶修叼着根没点燃的烟,稍稍偏头笑着注视着他。一时间,张佳乐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大学的那个午后,他发现自己爱上眼前人的那一天。
      “张佳乐?”一只洁白漂亮的手从眼前晃过。“怎么了?”张佳乐一惊。“我还想问你呢?这回见面,你怎么老是心神不宁的,总不会是被山洪吓破胆了吧。”叶修凑上前来观察,“行了,我看你也暂时不打算回去,我就在这陪着你看星星吧,免得你被山里的野兽吃了。”叶修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,离张佳乐更近了。
      夜深了,叶修看着已经不知不觉靠在自己肩上犯迷糊的张佳乐,在思考了一下得出自己没法将张佳乐拖进山洞后,叶修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。却发现张佳乐嘴唇嗡动,似乎在说梦话。出于好奇,叶修凑近了细听。“老叶,你听没听过一句诗: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?我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你好不好?”张佳乐说着,脸上还挂上了傻乎乎的笑容。“叶修,你知不知道,我曾经喜欢过你。”“叶修,你为什么不来?”

【双花】暗涌(中下)

【五】
      “砰”门被人粗暴的推开了。“叶sir,出来一下。”方锐脸上是罕见的严肃神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叶修带上门,问。“警局里有鬼,卧底暴露了。老林受伤了,我得先离开。”
方锐说完,急匆匆的向外走去,几乎没给叶修留下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 “警局里有鬼?张佳乐的人?难怪他这么从容不迫,但是以身犯险也未免太有自信了吧。”叶修站在走廊里,思忖着。“张佳乐应该还不知道卧底的身份,但是,”
韩文清从走廊那头走过来,脸色很不好看。“新杰可能出事了,我们得改变计划了。”“我知道了。你先进去稳住张佳乐。”叶修说。
 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的手机响了一声,他低下头去查看,不过一会儿就抬起了头,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。“离加油站还有多远?”他问。“快到了。”司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的车在加油站停下。“你们都出去活动一下吧,我守在这里就够了。”孙哲平说。“啊?孙总,”手下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孙哲平瞪了一眼。“让你们去你们就去,费什么话!”眼看着其他人都逐渐远离了车子,孙哲平一个翻身坐上了驾驶座,狠踩油门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张伟,老板在哪儿?鸿安酒楼?你进去找他,说公司有重要事情,让老板快回来。”邹远挂了电话,心神不安。“和,和谁?”他思考着,却让自己努力不去想唐昊,他明知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,可又盼望着,也许唐昊只是晕过去了呢。张新杰是不可能交代什么的,何况他还是老板的表弟,该怎么办啊?怎么查出剩余的卧底啊?电话突然又响了,邹远心不在焉的接了,却下一秒就被电话里传来的讯息吓住了。孙总跑了?什么意思?难道?不会吧,他可是老板最信任的人啊。这,这。邹远感觉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麻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电话却又一次响了。“邹少,酒楼里面到处都是条子!邹少,现在怎么办?邹少?”邹远闭上眼睛,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。“你先待在那儿,试图和老板取得联系。”邹远努力维持着镇定。
  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风卷残云般扫荡完了一桌的菜,他抽了张纸擦擦嘴。然后笑着对进门的叶修说:“叶sir,找我来是什么事啊?我可一向都是良好市民啊。”“张总既然是良好市民,想必更愿意好好配合我们警方的协助调查吧。我们这里有几件涉嫌黑社会团体活动的案子,想找您协助调查一下。”叶修脸上挂着他一贯的若无其事的笑容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孙哲平开着车在路上飞飚,已经连闯了三个红灯。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干嘛,但就是内心有一股冲动,虽然做他们这一行最忌讳冲动。
 
       “邹少,张新杰跑了!”“什么?废物!资料呢?”“啊,不知道。”“把资料拿来,快点!”“朱效平,你带人去把张新杰追回来,快!”邹远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肩负起这样大的责任,面对这样一步错满盘输的局面。

·这个坑可能填不起来了,当初脑洞太多现在圆不回来(´-ι_-`)。

【双花】暗涌(中)

【四】
       “合作愉快。”听着对方用生硬的中文说出这句话,孙哲平伸出右手与对方象征性的握了握。随即双方都坐上车,离开了这个夕阳笼罩下的破旧码头。

        他们的车悄无声息的汇入了下班晚高峰时期的车潮。因为这附近有个开发区,所以这一时段他们的进城显得正常无比。不过,从他们离开码头时,就同时有另外两辆车走别的路线了。但那都是障眼法,真正装着东西的箱子在孙哲平的车上,正被他的左手牢牢握住。孙哲平清楚地感知到腰上冰冷的触觉,是枪。他心里那点潜滋暗长的不安,突然疯狂的蔓延起来。

        自从上次见面后,叶修再也没有新的指示。而他的心里,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。一方面,他沉溺于张佳乐所描绘的美好未来里,另一方面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与对方根本没有未来可言,他们双方从一开始,就站在对立面上。这太不像孙哲平了,他心想。孙哲平向来是果断的,痛快的。但是偏偏他所从事的职业却是处在黑与白的缝隙里,无间之狱。

        张佳乐正在打游戏,正进行到关键时刻,但手机屏幕跳转,进入了来电界面。“(#‵′)靠,”张佳乐咬牙切齿诅咒打电话来的人,但是目光在触及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后凝重了起来。魏琛,蓝雨的前当家?可他不是已经退出江湖好久了吗?他找我,为什么?张佳乐想着,还是接了电话:“喂,老魏啊。好久不见,你现在在哪儿窝着呢?前几天我还和黄少天谈到你呢。”“张佳乐,好久不见啊。黄少天那个臭小子还惦记着老夫呢,不枉老夫过去对他付出的心血啊。这次找你,是有点事。晚上一起吃顿饭,边吃边谈呗。时间地点待会儿发你手机上。”张佳乐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“老魏啊,有什么事就电话里直说呗,哪好意思让你破财啊。”“怎么,张佳乐,不给老夫这个面子?对了,也让孙哲平一起来。能吃我请的饭可是难得的机会啊。” “得了吧,黄少天不知道吃了多少次。行,那就待会儿见吧。”张佳乐看了看时间,下午六点。窗外,是绚丽的晚霞。

       鸿安酒楼。张佳乐确定了眼前的建筑物就是魏琛与自己相约的地方。他转身看着跟着自己来的兄弟,说:“那就老规矩,张伟,你留下来,其他人就跟着我走。” 


       但等张佳乐进入包厢时,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魏琛,而是一个正抽着烟的懒散身影。对方突然转过身来:“张佳乐,久仰大名啊。”他说。“彼此彼此啊,叶修。”张佳乐一认出对方,就明白自己中了套。什么鸿安酒楼,不如叫鸿门酒楼,这就是一场鸿门宴啊!“你点菜了没有?厨师没被你们赶走吧?不如我们先吃再谈吧。”张佳乐拖出一把椅子坐下来,施施然的说。叶修手抖了抖,差点没夹稳烟,他有点震惊的说:“你这个反应也太不同寻常了吧,你是被王杰希附身了吗?”“王杰希是?”“一个谜一样的男人。”不过叶修很快就恢复如常。他对着外面叫到:“老韩,张大老板要点菜,快进来。”韩文清黑着脸进来了。 


       荣耀警局里,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匆匆往外走,他的眉宇间是努力掩饰的焦急。但是突然他停了下来,因为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。“唐昊,你要去哪?”那个人问。“我家里出了点事,我得回去一趟。”唐昊耐下性子回答,“林sir ,我已经请了假,我得赶紧走了。”“很抱歉,你不能走。”林敬言说着,举起了手中的枪,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唐昊。唐昊悚然一惊:“林敬言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“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唐昊,回头是岸啊。”唐昊已经明白了过来,被发现了。奇怪的是,在这个时刻,他不仅不紧张,反而释然了。他拔出了枪对准了林敬言。不知为何,他脑海里一闪而过青年清秀的面庞,他又要怪自己莽撞了吧,唐昊心想。

        张新杰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张佳乐的办公室。他的心里有点罕见的紧张。事实上,他来到公司已经有三年了,但是最灰色最核心的地带他从没有踏足过。张佳乐一向把他保护得很好,不想让他沾染上这些事。但他必须知道,因为这是他的任务,他的责任。张新杰相信,自己在做对的事。

        张新杰环视了一下屋内的摆设,带上手套,拿出一把泛着光泽的钥匙。他半蹲着,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插入张佳乐办公桌的某一个抽屉。“咔嚓”一声,打开了!张新杰不禁心中一喜。张新杰摸索着,确定里面只有几沓文件,他抽出来快速翻阅着。没错!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。他站起身,把文件放进随身带进来的公文包里。“砰”,被他锁上的门被人踹开了。“邹远?”

       时间倒转到十几分钟之前。唐昊捂着胸口,血却仍从指缝中滴落。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走。 因为失血过多而眩晕的大脑里,只有一个信念:把自己得到的信息告诉邹远。朦朦胧胧间,唐昊看见不远处的电话亭。

        唐昊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拨出烂熟于心的号码,焦急不安的等待电话的接通。“喂?”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,他才松了一口气,无力地依靠在电话亭的玻璃上。“邹远,是我。卧底是张新杰和……”“和?和谁?唐昊!”邹远在电话那边叫。但唐昊已经听不清了,眼前渐渐模糊,只有一个清秀少年的身影渐渐清晰。还能再见你一面,真好啊。唐昊想。“嘟,嘟,嘟……”

【双花】暗涌(上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命中命中,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《暗涌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一】
        “孙哥。”“孙总。”孙哲平穿过走廊,遇上的人纷纷向他问好,他只微微颔首,径直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位孙总,怎么这么狂啊?”一个新来的问。“嘘,小声点,我跟你说,孙哥,那可是大老板的过命的兄弟,看到他左手上的伤了吗?就是为了救大老板受的伤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孙,你来啦。”他走进办公室时,张佳乐正窝在椅子上,一只手不停地盘弄自己的头发,另一只手拨弄着鼠标,看见他进来了,就从电脑后探出半个身子来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注视着他。每当这时,孙哲平就会有些恍惚,自己面前的,好像是一个单纯活泼的大学生,而不是一个社团的老大。“你居然没在玩游戏?”孙哲平有些不相信。“其实我在玩扫雷来着。我觉得这种小游戏可以,啊!”“你居然敢于挑战这个考验运气的游戏,张佳乐,我真的钦佩你的勇气。”孙哲平走过去站在他身边,看着电脑界面上显示的秒数,毫不留情的吐槽。“对了,刚才我走过来,看见公司里又多了好些新人。”孙哲平不经意的说。“是啊,没办法,那些老兄弟都不在了吗。”张佳乐转转椅子,看着巨大的玻璃窗外的城市,沉郁的说,“还好大孙你还在这里。”他扬起头对站在身边的孙哲平说。“嗯。”孙哲平悄悄攥紧了拳头。“行了,说正事吧,叫我来干嘛?”孙哲平率先调整了情绪,开口。“过几天,会有一桩大生意。我希望你亲自去一趟。”张佳乐挺直了身子,用严肃的语调说。“好。”孙哲平爽快的答应了。“大孙,”孙哲平低头注视着张佳乐,“等这票干完,我们就金盆洗手,退出江湖。我已经想好啦,到时候公司也洗白的差不多了,我把公司交给新杰,开始做正经生意。我们就一起四处游玩,好不好?”“怎么突然这样打算?”孙哲平诧异,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某处在颤抖,他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保持正常。“因为我发现我活了这么多年,居然没有吃尽全中国的美食,这是我人生的缺失啊!”张佳乐笑嘻嘻的说。孙哲平无语,“行了,我走了啊。”他挥挥手,最后看了张佳乐一眼,离开了。那时候,两人都不曾预料到,下次见面时,一切都变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去哪儿?”出租车司机问,孙哲平说了一个地址,出租车飞驰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 咚,咚”“进来。”张佳乐这时一改在孙哲平面前笑容满面的样子,正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。但是当他看见进来的人时,笑容又重兴回到了他的脸上。“新杰,来,坐。”“我来是向你报告这个季度的利润情况的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说。“以后这种事不用向我报告了。新杰,很快,我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。公司这几年洗白的也差不多啦,今后就交给你了,也能发挥你的才能,这几年来,多谢你啦。”张佳乐笑着看向这个小他两岁的小表弟,很满意的看到对方一向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不知所措的神情。“为什么?我不明白。”张新杰不自觉地扶了扶眼镜。“为什么?因为你是我弟弟啊。”张佳乐理直气壮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二】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不是约定的日子,你怎么突然来了?害得我没抢到Boss。”孙哲平走进房间时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。这里是一家叫兴欣的网吧二楼,也是他和对面这个人约定见面的地方。“叶修,情况有变。”孙哲平说。“嗯,怎么了?你暴露了?”叶修也正经了起来。“不是,张佳乐,他说,”孙哲平突然停顿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,只是不知何时起,他攥紧了左手。“他说他要金盆洗手,退出江湖。”“靠,不是吧,”叶修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到了,“我们潜伏了五年,正准备收网,他这个时候要跑!”“最近会有国外的人来,最后一单,他让我去。”孙哲平说。叶修皱着眉头,点了一支烟。“他让你去?可你不是已经很少出面了吗。什么意思?他是不是察觉了什么,故意试探你?不行,这个情况现在还不好轻举妄动。孙哲平,”叶修抬起头仔仔细细的扫视了对方一遍,“不要忘了你是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板,”一个年轻人恭恭敬敬的站在张佳乐面前。“小邹啊,不要这么拘谨。过来过来。”张佳乐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下属。“老板。那边传来消息。警方的确安插了卧底,但是其余的具体资料还拿不到。另外,他偷偷跟踪过韩文清和叶修,但是没有发现什么。”邹远站在张佳乐身边汇报。“瞎胡闹!谁让他去跟踪叶修和韩文清了!嫌自己暴露的不够早啊!”果然,邹远在心里暗暗叫苦,但是按那位小祖宗的性格,也听不进去这些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三】
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一路走来感觉到下属敬畏却又掺杂着恐惧的眼光,直到他打开办公室的门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“叶修?”韩文清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关上办公室的门,顺便听见外面疑似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叫声:“韩sir和叶大魔王要打起来了!”“荣耀警局里最可怕的两个人对上啦!”当然,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尖叫声:“天呐!关门啦关门啦!韩sir要对叶修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么?”警队的素质大概需要整顿一下了。韩文清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找我干嘛?”韩文清转过头来发问。“怎么?没事我就不能找老韩你聊聊天吗?”叶修一边说一边顺手点燃了一支烟,然后开心地看见韩文清的脸变得更黑了。“老韩,听说你准备对张佳乐动手了?”叶修状似悠闲的说。“你知道了?”韩文清拖来椅子,在叶修身边坐下。“为什么要改变计划,提前抓捕?”叶修的语气慢慢变冷。“他要跑了。”韩文清说。“果然。”叶修转头看向韩文清。“所以你知道。”韩文清陈述这个事实。“但是你的证据呢?”叶修问。“抓住孙哲平,张佳乐不可能无动于衷。”韩文清说。“是,但是这并不等于他会采取非法的手段。”“至少他跑不了。”韩文清斩钉截铁的说。叶修看着对方棱角分明的脸庞,想了想,最终还是开口了:“你不能抓孙哲平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他是我的人。”韩文清皱着眉头瞪视着叶修。“不是,老韩,我的意思是,他是我派的卧底。你别这么瞪着我,怪渗人的。还有,都到了决战关头了,也别藏着掖着了,你也交个底吧。”韩文清把叶修拖到一边来,自己坐到电脑前,敲了几下键盘,随即让叶修看到自己电脑屏幕。“原来是他。”叶修说。

【双花】不吐不快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站在自家楼下,看着属于自家的窗户是黑的,就知道孙哲平还没回来。他习以为常的上了楼打开门顺手按下墙上的开关,屋子瞬间亮了起来。他拉开冰箱,空的。张佳乐挑了挑眉,去翻速食面了。如今两人都是公司高管,加班是极正常的事,也就只有谁加班的更晚了。这个偌大的屋子,却越来越缺乏生气了。双方没有时间打扫,只好请钟点工,又怕被看出两人的关系,还得假装表兄弟。他们花来跟彼此相处的时间,也更少了。他们不再像年轻时一样,常常约会,每逢纪念日花尽心思给对方惊喜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孙哲平是上大学时好上的,一毕业就合租了一套房子,住在了一起。当然没敢跟父母坦白,出去也照样的小心翼翼,虽然孙哲平时常说他不在乎,但异样眼光、闲言碎语这些东西,没有人乐意承受。但是,能和心爱的人朝夕相处也还是让他们感到极大地兴奋和愉悦。孙哲平下班后会去菜市场买菜,研究各种食谱,然后做给张佳乐吃,每天变着花样,不厌其烦。没办法,谁让张佳乐对吃极有研究,但对于怎么做吃的却一窍不通呢。周末时,两人一起窝在家里打游戏,虽然孙哲平总是赢他。有时也看看电影,他们曾说要一起去伊瓜苏大瀑布,但时至今日也没有去成,当年是没钱,现在是没时间,或许也没心情吧。张佳乐喜欢花,当时租的那个房子虽然小却有个阳台,这也是张佳乐执意租那个房子的原因。张佳乐特意拖着孙哲平周末去花卉市场挑了几盆,养在阳台上,尽管张佳乐时常忘了浇水,也还是长的欣欣向荣。而现在房子是自己的了,阳台大了几倍,却空空荡荡的,正如这个家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?三年前,张佳乐永远也忘不掉。他和孙哲平决定向家里坦白。张佳乐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,而孙哲平出身于商人之家,但双方父母对待这个问题上的态度,却出奇一致。那是一场灾难,张佳乐已经不愿意去回忆那些。总之最终结果就是,他和孙哲平被各自的父母,单方面断绝了亲子关系。孙哲平下定决心要证明,机关他们是同性恋,也可以成功,比他的父亲还成功。他们要证明自己,要获得尊重和认可。所以他们越来越勤奋工作,越来越忙。

       他想起今天遇见黄少天时,对方说的话:“张佳乐,前几天我遇见孙哲平了。正好是下班时候在他们公司附近。当时还有一个脸嫩的小帅哥跟着他在。孙哲平说是他同事,但下班了还跟着的同事可不多见。何况那小子一口一个孙哥,围着孙哲平转。其实我也不是那种挑拨是非的人,但是张佳乐你还是得注意着点孙哲平啊,别让他被其他人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”门发出声响,孙哲平回来了。他摇摇晃晃的走进客厅,身上沾满了酒气。张佳乐连忙起身去搀扶他。“张佳乐,”孙哲平叫他,“我们毕业几年了?”“七年。怎么了,你连这也记不清了。我早就跟你说过,少喝点酒。”张佳乐皱眉。“我们分手吧。”孙哲平说。“你说什么?你喝醉了。”张佳乐不敢置信。“我没醉。张佳乐,我累了。你不累吗?”张佳乐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孙哲平在一个周六搬离了他们的家。张佳乐望着越发空荡的房子,心里疲累至极。他不明白,他们不惜跟父母决裂来维护的爱情,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睁大双眼望着天花板。“叮咚”凌晨两点了。他意识到,不管怎么等,孙哲平也不会回来了。他一个人躺在这张大床上,感到无垠的孤独。身边没有了另一个人令人安心的体温和悠长的呼吸。真奇怪,为什么还在一起时没有意识到,自己是如此的挂念他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佳乐,公司有个案子,要到国外去出差,就你去吧。”老总说。“哦,好。”张佳乐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。看到出差地点的那一刻,张佳乐彻底愣住了,脑海中只有四个字:命运弄人。阿根廷,布宜诺斯艾利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出差前一天,张佳乐窝在家里,看了一整天电影。“我始终觉得,站在瀑布下面的,应该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会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遇见这个最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张佳乐,你这是?”“出差。“哦。”孙哲平眼中,有着一闪而逝的失望。你又是来干什么的呢?张佳乐想问,却又没有问出口。是怕听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孙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啊?你突然请假,老板发了大脾气。”孙哲平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短信,果断的把手机黑了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终于还是来到了这里。张佳乐心想。现实中的瀑布,比电影中还美,只可惜当初和自己一起看电影的人却不在身边了。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,是一份执念,还是因为自己放不下孙哲平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始终觉得,站在瀑布下面的,应该是两个人。”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张佳乐不敢置信的转过身去,“孙哲平?”一把抱住了孙哲平。“我还以为你不会来。”孙哲平回抱住张佳乐。“你又为什么来呢?你还爱我,是不是,孙哲平?”张佳乐带着哭腔质问,心里有种感情快要溢出来了。“我从来没有不爱你。张佳乐,让我们从头来过吧。”孙哲平低下头,凝视着他。他们的唇接触的一刹那,都在彼此的眼睛里,看见花开。

【特别篇】如何去追求喜欢的人(下)

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! 




№109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呜呜,大大你有女朋友了? 




№110 ☆☆☆ 大大我宣你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不!我不相信!大大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 

№111 ☆☆☆ 林敬言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重点难道不是林大大认识楼主他们吗?

№112 ☆☆☆ 正楼小天使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林大大和楼主他们也是一个社团的? 

№113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细思极恐。

№114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哈哈。我和老林和他们都是一个社团的。没想到Z居然。哈哈哈。还有X,不行,我必须@防风。 




№115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又是林大大的那个朋友啊。-_-#不过,防风是谁? 




№116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抱歉,诸位,我们先离开了。 




№117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林大大不要走![哭唧唧] 




№118 ☆☆☆ 林敬言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防风?是我们医学系的师哥啊! 




№119 ☆☆☆ 当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好了,诸位,让我们的智商上线吧。防风是医学系的。X有可能也是医学系的。林大大、烟雨风城大大、风梳烟沐大大、音尘大大、X、Z、W,还有林大大的朋友和防风,应该都是一个社团的。X近期有一个重要比赛。X、W、Z都在学校的心脏榜上。这是全部的信息。诸位有什么想法?




 №120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防风学长现在在读研,应该没有社团啊!他之前只参加过林杰学长的微草中药社。 №121 ☆☆☆ 当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看楼上的ID,也是微草的吧。




 №122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微草中药社。噢,(^_-),王杰(da)希(yan)。 




№123 ☆☆☆ 檞神天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恍恍惚惚红红火火。楼上干的漂亮。 




№124 ☆☆☆ 林敬言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等等!王杰希!W!




 №125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Woc!不是吧! 




№126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为什么不可能!林敬言参加的社团,王杰希也参加。合情合理。




 №127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这么一想,真的哎。




 №128 ☆☆☆ 檞神天 于XX:XX:XX留言☆☆ 




最近学院里,只有机电系有大赛事。那么问题来了,X是喻文州还是,肖时钦呢?




 №129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楼上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。




 №130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呵呵。以为用林敬言的号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。@海无量。不过,王杰希喜欢肖时钦,真是有趣。




 №131 ☆☆☆ 防风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防风学长!




 №132 ☆☆☆ 当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不寒而栗。




 №133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不寒而栗+1 




№134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+2 




№135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+3(学长黑化了好可怕)




 №136 ☆☆☆ 当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当归!防风学长离开了医务室,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走了。




 №137 ☆☆☆ 八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一定是去找王杰希学长了。好可怕。为王杰希学长默哀。




 №136 ☆☆☆ 当归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我觉得,信息量好大啊。这么说,王杰希就是W。而林大大的朋友,就是计算机系的猥琐担当——方锐。而X就是机电系的男神之一——肖时钦。那么问题来了,Z是谁? 




№137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猥琐担当什么鬼啊!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№138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学校里,以Z开头的大神有——周泽楷,张新杰,张佳乐。




 №139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再结合心脏。噢,不。张新杰大大你为什么抛弃我! 




№140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张新杰大大!你忘了你和韩学长的一如既往吗? 




№141 ☆☆☆ 韩张一生推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不!韩文清学长是属于叶修学长的。




 №142 ☆☆☆ 韩叶一生推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张肖党的胜利!!!




 №143 ☆☆☆ 冷CP党的胜利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你们忘了这个贴子的目的吗?张新杰有没有追到肖时钦都不知道呢!




 №144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对噢。所以说,几位大大呢?事情到底有没有进展啊? 




№145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Happy Ending! 




№146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


智商上线的很快吗。没想到林敬言、方锐、方士谦都出来了。




 №147 ☆☆☆ 烟雨风城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 感谢诸位对我和新杰感情生活的关心。我们在一起了。谢谢大家,也希望大家能找到自己的幸福。 




№148 ☆☆☆ 生灵灭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






 [此贴已封]

【特别篇】如何去追求喜欢的人(中下)

   唔,我觉得,应该是我吧。其实主要是楼主的特征太明显了。 

№62 ☆☆☆ 小草新绿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W!你怎么来了!不会是算出来有这个贴子吧?

 №63 ☆☆☆ 烟雨风城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我说了很多次我没有那样的能力。 №64 ☆☆☆小草新绿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     

    W!你到底喜不喜欢X?

 №65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楼主能不能追到X。 №66 ☆☆☆ 小草新绿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!!!才记起这个楼的目的!

 №67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_(:_」∠)_

 №68 ☆☆☆ 风梳烟沐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_(:_」∠)_

 №69 ☆☆☆ 烟雨风城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_(:_」∠)_

 №70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两个心脏之间打直球说不定会有好效果。直接告白吧! 

№71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直接告白的话万一被拒绝了转圜的余地就比较小了吧,如果连朋友也做不成怎么办? №72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这个方案我考虑过,风险太大,不予采用。

 №73 ☆☆☆ 严谨作息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不要直接告诉他你的心意。先试探一下他的想法,看他对你有没有好感。

 №74 ☆☆☆ 烟雨风城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要刷好感度!

 №75 ☆☆☆ 风梳烟沐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怎么刷?

 №76 ☆☆☆ 严谨作息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大概是多关心他,他不说出来你也要知道他想要什么,谈话要投其所好,有共同语言和观点。 

№77 ☆☆☆ 小草新绿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W你居然懂这些,不愧是!

 №78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好好奇不愧是的后面是什么啊?

 №79 ☆☆☆ 阿炭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还有W你到底为什么懂这些啊!

 №80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你们是不是忘了,W好像是楼主的情敌? №81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!!!

 №82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所以原来W也想追求X吗!W你果然喜欢X!

 №83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不是吧。原来如此吗。我们只是开玩笑的啊。

 №84 ☆☆☆ 风梳烟沐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呃,我好想静静。别问我静静是谁。 №85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@冷暗雷 不谢。

 №86 ☆☆☆ 严谨作息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……。其实他说的也是靠谱的。最近我们有一个项目,进展不顺。项目涉及到一个挺重要的比赛。X虽然也很苦恼,但却安慰我们没什么。不让我们熬夜却一个人加班加点的。我们希望能把他从实验室拉出来休息一下。这件事就交给你了!我们就把X借给你进行美好的一日约会吧! 

№87 ☆☆☆ 音尘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谢谢。 

№88 ☆☆☆ 严谨作息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那些是同系的女孩子告诉我的。我还有事,先离开了。 

№89 ☆☆☆ 小草新绿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呃,楼主加油。W弧好。

 №90 ☆☆☆ 阿炭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 话说同系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告诉W这些啊?

 №91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    

        因为W挺可靠的?我们去追踪现场了。 №92 ☆☆☆ 风梳烟沐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 三位大大,记得直播过程啊! 

№93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 最不济起码要告诉我们一个结果吧! №94 ☆☆☆ 檞神天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  于是楼主走了,W走了,三位大大也走了。

 №95 ☆☆☆ 横刀刀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     

         我们现在该干吗?

 №96 ☆☆☆ 阿缲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 咦,谁叫我?

 №97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 林敬言大大!哲学系的男神!

 №98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 居然真的@来了林大大。

 №99 ☆☆☆ 林敬言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  林大大我要嫁给你!

 №100 ☆☆☆ 大大我宣你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呃,谢谢你们的热情。不过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呢。

 №101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林大大可不是那么好@来的人物。加上之前三位大大的到来……

 №102 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 ……真没想到,他,也会拿我,开玩笑。 №103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 

      喔喔,果然是认识的呢!林大大,求深扒! 

№104☆☆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没想到老林你这么受欢迎啊,呵呵。 我去,不是吧!他和他还有这种事情,中间还有一个W!真是一出贵乱的好戏啊!我一想到Fgnkj 

№105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!!!林大大这是怎么了?精神分裂吗? №106 ☆☆☆ 大大我宣你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  -_-#。抱歉,刚才是一个朋友在操控我的号。 

№107 ☆☆☆ 冷暗雷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      朋友?不知为何从朋友的第一句话里听出了浓浓的醋味,一定是我的错觉。 

№108 ☆☆☆ 一秒抓重点 于XX:XX:XX留言☆☆☆

【林方】际遇

     但是命运入面,每个邂逅,一起走到了,某个路口;是敌与是友,各自也没有自由;位置变了,各有队友。
     早知解散后,各自有际遇作导游;奇就奇在,接受了,各自有路走。却没人像你,让我,眼泪背着流,严重似情侣,讲分手。
——《最佳损友》
      巨大的轰鸣声中,飞机起航。方锐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景色,却无端想起了那个人——林敬言。“林大大,我这回去,可是要拿世界冠军的。你一定要看到啊!”他低声说着,笑了出来,好像是在嘲笑自己的行为,脸上却布满了悲哀的神色。
       冠军,拿到冠军,才对得起他,才能减轻心里的愧疚。我终于实现了我们的理想,但不是和你,而是和新的队友。记者问我想和你说什么,但其实最想说的话,已经没法说出口了啊。其实,从你离开呼啸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这些话,只能埋在心里了。但我一直抱有可悲的幻想,心存希望。直到,直到……
       时光一下子倒流了,回到了那个黑暗的安静的通道里。“林敬言,”方锐向那个人影叫道。“嗯?”林敬言走了过来。他已经二十七岁而不是二十一岁了。他已经退役而不再是呼啸的队长了。他带上了眼镜,他来到了霸图,他不再是第一流氓了。但在此刻,在方锐眼里,他又好像还是那个把自己从蓝雨训练营带到呼啸的林敬言,还是那个亦师亦友、自己最好搭档的林敬言。可他身上霸图的队服无情的提醒着方锐,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。“我,”嘴唇翕动,却发不出声来。说什么呢?说自己一定会拿到冠军?那就是真的太过分了。他葬送了林敬言最后的希望。林敬言再也不会有机会拿到冠军了。曾经他们所拥有的一切,是不是都已经失去了?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加油吧。你的路,还有很长呢。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从没怪过你。实在要说的话,上天太捉弄人了。我,”林敬言还想说什么,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:“祝你好运。”方锐返回了备战室。他又出来时,最后一次,林敬言拍了拍方锐的肩膀。
        那些与你一起度过的,最美好的时光,都变成了泡影。“林大大,犯罪组合这个名字,帅吧?”林敬言无奈,眼神中带着宠溺,“帅。”再也没有了。
         “喂喂,方锐你还好吗?”叶修不知何时来到了身旁。“啊,我,我很好啊,老叶,你就放心吧。你真的是个打酱油的,不会有上场的机会的。”方锐迅速恢复了过来,嬉皮笑脸的说。“唉,有一个张佳乐就够头痛了,你可别学他啊。啧,飞机上居然不让抽烟。”叶修说着,就走远了。
       下飞机时,方锐给林敬言发了一条短信:“你那天在通道里,想对我说的那句话,是什么?”林敬言回复:“加油拿冠军。”
       林敬言看着手机上的短信,叹了一口气。在那个通道里,林敬言差一点就把自己心里压抑已久的感情吐露了出来。可他还是忍住了。他自己的路已经到尽头,但方锐,他的路还有很长。那个男孩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成长到足够站在他身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进入了他的心里。可是,三个赛季,四年的差距,成为了最残酷的鸿沟。他被后来者打败,离开了自己为之奋斗了大半个职业生涯的队伍。一个赛季之后,方锐也离开了。再也没有犯罪组合了。再次相遇,他的职业生涯所剩不多,他正值巅峰。所以那些滋长于呼啸明媚夏天的感情,只能深埋在心。让我看着你走向巅峰吧。这就是最好的成全了。
       “冠军是,中国队!”随着主持人说出这句话,现场瞬间沸腾。方锐第一时间拿出自己的手机。“老林,我们是冠军!”“恭喜。”“那句话是什么?”会场的一角,林敬言看着方锐发来的短信,苦笑:“还真是锲而不舍啊。”“林敬言,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可我喜欢你,我爱你!我不知道自己化有没有资格说这些话,可我忍不下去了。我不甘心,不甘心那段感情就此成为过去。我放弃了很多,妥协了很多,但在这件事上,我不会放弃和妥协。不管你爱不爱我,我都会抱着这段感情,死也不撒手!”林敬言沉默了。在他的职业生涯中,许多东西如同指尖流沙一样,抓不住。呼啸、唐三打、冠军,但现在发现,好像有一个人,他能抓住。林敬言心想:他能坚定地追逐那些天才那么多年,为什么在感情这件事上,却退缩畏惧呢?不管前路如何,彼此都爱着对方,这就够了。他动身,往中国队走去。


Ps:是的,这与之前两篇是一个系列,是写给祈颜大大的生贺。大大生日快乐!提前发出来应该不会介意吧。
再Ps:这是我淡圈以前最后一篇文了。是的,话剧社要沦为坑了。不过我一定会填上的。明年七月,我们再见。